RSS

败了给自己

网络照片:等待属于我的列车

人总爱等

不管是自觉地等

还是不自觉地等

等待长大后

等待成熟时

等待机会来

等待告白时

等待被爱时

等待缘分到

等待长大后   才明白长大并不代表成熟

等待成熟后   才了解成熟是老化的象征

等待机会后   才知道主动才是对的上策

等待告白后   才知道爱是不能够勉强的

等待被爱后   才懂得去爱比被爱更幸福

等待缘分后   才晓得已经浪费不少光阴

尽管重蹈覆辙

我们还是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等待

最后厚着脸皮就诬赖说败了给时间

但其实是败了给自己的选择

选择了等待

 
3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09/11/2011 in 我的心情

 

丑小鸭

网络图片:丑小鸭

朋友:“催珊,打扮一下吧!让自己更有女人味嘛!”

(看来朋友真的开始对我感到很不耐烦了。)

我:“这个有点困难。我从小到大都不怎么打扮的。”

朋友:“每个女人都有打扮的天份。就算不会,也可以慢慢学。”

我:“哎哟,我每天都不是见客人,根本不需要。”

朋友:“打扮是为自己看起来更有自信。自己漂亮,自己也会觉得开心。”

看来身边的朋友,不只一个,个个都开始对我感到不耐烦了。

我觉得我就好像十年前的我,好像都没有什么进步。

朋友嫁的嫁了,娶的也娶了。

嫁了的,越来越会打扮,也越来越风骚。婚姻没有使她变成黄脸婆。

娶了的,也越来越稳重,但也不失当年的潇洒。婚姻没有变成他的坟墓。

就连办了离婚手续的朋友,也越变越漂亮,越变越迷人。离婚没有使她变得沮丧,反而让她更高调的呈现自己。

就只剩下我,不认识打扮,不懂风骚,不明白潇洒,更讨厌高调。

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依然故我。

朋友们,我会长进的啦。不过我很需要时间跟心情来学习打扮。但,其实不不是很介意自己是个丑小鸭啦。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8/11/2011 in 我的心情

 

你做你,我做我

网络照片:我特别喜欢这张照片。这是我第二次张贴这照片。希望大家喜欢。

朋友:刚才走过的男生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我没发现刚才那个男生是什么款喔。

朋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我突然一呆,答不上话来。不过我很快的回过神来。

我:没喜欢什么类型呀。

可能我看起来比较懵懂,朋友没有满意我的答案。

朋友:比如你比较喜欢汪东城的类型还是明道的类型?

(我答不上话来。)

我:emmm。都可以。

朋友:好像汪东城就看起来比较浮夸,明道就比较踏实。

(我觉得每次跟这个朋友谈天,朋友都需要用很多例子来引导我,让我明白。虽然这朋友的实际年龄比我小,但我很多时候都觉得朋友比我老陈很多。哈哈。请用年轻来幻想我,而不是幼稚。:P)

我:看起来浮夸但不代表他真的浮夸。看起来踏实但也可以不代表真的踏实。我没有特别喜欢那一类型。我觉得我都可以接受。

朋友:这样不就代表滥交咯。

(哈哈哈哈。)

我:我觉得一个人的外表已经不是一个真正可以吸引我的条件了。那些所谓的条件是十八二十时的幻想。我觉得现在内在比较能够吸引我。我觉得其实喜欢就只是一个click。而这个click只是一刹那被感动按了,就开始喜欢了。当喜欢来了的时候,全部他不是你所谓的条件都会被接纳的。

(这样的一个觉悟是因为我上一段感情给我的领悟。当全世界的人告诉我说你喜欢的那个人不见得很好条件时,我就是无惧地喜欢上了。到最后我放手时,我到现在都没有觉得他不好,我只是知道我们不适合。我在此再次衷心地祝福他幸福美满。)

朋友:但要click到那份感动是需要条件的。

我:我或许比较希望将来的那个(如果有幸)是一个可以带领我成长,是思想上成长的人。

(如果这个也算条件的话,我就只有这个所谓的条件。)

我回家后,反复思量了这个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过的问题。

在很多很多年前,我曾经跟另外一个朋友如此说过:

“我不想开什么条件或要求对于自己将来的另一半。我根本不可能要求一个人得像刘德华或梁朝伟。同样的,如果他要求我像周慧敏,我也做不到呀。接受那个人就是他原本的样,我也希望他接受我就是原本的样。”

或许,我到了这个年龄,我比较侥幸的就是我有了一份同理心。但,更大的可能是我害怕被别人要求,因此我不要求别人。

我的观念是:我会让你做你,我希望你让我做我。我会接受你的,我也希望你接受我的。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容易喜欢上人的人,但我一旦喜欢上,我就是真的喜欢了。我很多时候都害怕喜欢上,因为我了解到自己的认真会令自己很辛苦。我真的没有什么设限。虽然我常常想太多,但其实我知道我的人本来就是很单纯的。但这份单纯常常给我虚假的能力和强悍以及坏脾气给掩盖了。

(注:最近我觉得我的喜欢有到了另一个境界。如果我的喜欢没有达到相对的回应,我是可以很快的回到自己独自一个人的位置,在那个位置好好疗伤,再好好从新出发,过我的生活。我领悟到没有人的人生是完美的,或许这个就是我缺的一个口。我在等待,等待是否有人会欣赏我呀!

我想朋友一定会说:“你的怪脾气,难也!”

那我就会很潇洒地说:“那就算了吧!”)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6/11/2011 in 我的心情

 

苏醒的可悲

网络图片:为你吟唱

朋友说她醒了。

可是,朋友没有为她的醒了而感到高兴。她,反而更沮丧,更不能自己。

一次的旅行,让她看见世界的贫困。一次的旅行,让她领悟到生命的短暂。一次的旅行,让她更懂得珍惜生命。一次的旅行,让她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她说:“旅行回来,生活和至亲带给我的压力让我无所适从。我有一股想逃的感觉。可是,我不能离开他们。他们是我的家人,他们还需要我。我就像插了一双翅膀,可是我飞不掉。我醒了,我知道我要什么,可是生活的牵绊使我走不了,飞不掉。原来,醒了是那么辛苦。我在这个年龄,最成熟的年龄,最有能力做自己的年龄,我醒了。可是,醒了后,行不了,那股悲哀让我无法释怀。”

朋友为此失眠了好几天。

我该不该恭喜她?恭喜她醒了。 但,我却为她感到心疼。

苏醒后却寸步难行,像是被禁锢了的灵魂,是不是很悲哀。

 如果沉睡不醒,是不是不会这么辛苦?

我不懂。

(注:“朋友,很高兴在你沮丧的时候会想到与我分享。看来,身边没有一个了解自己的听众,那股闷气真的会杀死人。虽然我觉得我跟你的磁场还相差一大载(当然是我比不上你的程度),但其实跟你谈天我获益良多。最起码,你引发了我值得深思的部分。抱歉,以我不上道的程度,我根本帮不了你,只有在此深深的祝福你。”)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4/11/2011 in 我的心情

 

无限期地在蜕变中(二) Indefinitely Ecdysis

网络图片:几米作品

2 November 2011  6.45pm

题:裙子与相亲

前几天有个朋友对我说:“催珊,怎么认识你这么久,没见过你穿裙子?”

我:“我的裙子都入土为安了。”

朋友:“穿裙子吧。女人穿裙子比较斯文又好看。”

我:“我这么粗鲁,穿裙子不好看的。好像猴子穿裙子那样,难看死了。”

朋友:“哪有。穿了就不粗鲁的啦。”

我:“我考虑考虑啦。”

回到家,我把我入土为安的裙子找出来挑了一挑。好吧,明天刚巧要跟另外一位朋友出外办事,就穿这件吧!

一大早到了朋友的家,朋友的爸爸一看见我,马上按捺不住的说:“阿珊,你要去相亲呀?”

晕。@@

写到这里,我深思了一会儿。或许,我是一个对自己很没信心的人。就连当一个最基本的女生,或许我都觉得不上道。是谁发明裙子的?

3 November 2011  2.50pm

题:晕

师父:你与佛有缘。

我:这样代表什么?

师父:去上契给观音娘娘,能解你生活中的障碍。你凡事亲力亲为,做事生活都会较为吃力。有阻隔,贵人到了门口也进不了来。你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你是‘担当’命。我看你开的牌,全部都是关于你的家人,你好像不是来为自己的,好像来问家人的。你得再洗过一次牌,要想着自己,要想着自己想知道的事。来,再来插牌九次。

我:喔。

插着,插着,想着自己,想着自己。

我:Opps,师父。我忘了我插了几次。Sorry, sorry。

晕。@@

3 November 2011  6.47pm

题: 可悲

在街上游荡,不知道要去哪里。这么早,朋友们都要上班啦,不上班的都在忙着家务事,哪来有闲情理我。无所事事其实是很烦的。

肚子空空的,好像很饿,但我却没有什么食欲。我这个人,最糟糕的事,最烦的事就是‘吃’。我常常都不知道自己要吃什么,想吃什么,该吃什么。

我常常想:我其实应该嫁个厨师,这样我就能省掉这个烦心的事。

今天,我却更烦了,因为我连自己要做什么,想做什么,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人生最可悲的是莫过于此。

3 November 2011 10:07pm

题:一半

一半的生命里头

一半的记忆有你

一半是好的

一半是坏的

不知道该如何丢掉一半坏的

如何留住一半好

我们的感情

一半清醒

一半醉了

清醒时一半快乐一半哭泣

醉了时一半陶醉一半痛苦

我就是看不惯一半的你

可是我爱死另一半的你

一半的我就是不要妥协一半的你

一半的你不愿为了一半的我牺牲

最后

我们因为一半的我们

搞扎了

(注:有感而发。别想太多。)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3/11/2011 in 我的心情

 

无限期地在蜕变中(一)(Indefinitely Ecdysis)

网络图片:蜕变中

30 October 2011  9.29am

题:无用

“我們總希望做的每件事、度過的每一刻都要有用,於是不再留時間散步了,不願意坐在窗下發呆了,換句話說我們不閒了,這樣其實少了很多孕育靈感的機會。當我們失去這些機會,人就不太會有大的變化,很難跳出原有格局。

為什麼?你看『用』是什麼意思?它就是你設想好的目的。當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滿足那些既定目標你就沒墨汁發現在這個目標範圍外,更廣闊的可能性是什麼。所以讀一些無用的書,做一些無用的事,花一些無用的時間,都是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個超越自己的機會。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變化,就是來自這種時刻。」”

转载于《悅己》雜誌2010年12月【梁文道:越能放下自己你就越快乐】

今天一早起来,在G+发现了这篇网友转载的文章。

我,就是平时太有效率,太会‘用’时间了,太会规划了。把时间‘用’得太好,往往都以目的为终点。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不少结果都是失望收场。

我希望自己能渐渐体会,能感受‘无用’的时刻。

享受一下无所事事的时刻,享受无用的时间,但不是为了能成就了不起的人生。

我只想在庸庸碌碌的人生里头,添上一点色彩。

30 October 2011  6.17pm

题:原点

妹妹翻看了我曾经最爱的台湾偶像连续剧。我也偷瞄了一下子。曾经对爱情充满憧憬的我,渴望被爱与去爱。但,我终究在爱的门外徘徊。经历过那种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哈哈,多讽刺。就是这份死心眼,最后我不爱人了,但爱我的人也不爱我了。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原点,不一样的就是已人老珠黄了。

30 October 2011  9.44pm

题:发呆

外面下着雨,不很大,不很小。桌子就在窗口旁,很清楚的听到雨点落在屋瓦的声音。滴答滴答滴答,没有规律的滴答着。无所事事的夜晚,听着雨滴声发呆。

30 October 2011  11.29pm

题:色

头疼了一整天。睡了一下晚觉,发了一个有色的梦。哈哈。原来我也会有色的时候。一定是刚才看了偶像剧而不自不觉引发自己内在的有色浪漫。唉,浪漫是不现实的。做一下梦就好,梦醒了,就该跟着醒吧!

31 October 2011  9.52am

题:不过是如此

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其实没有人是最特别的

每个人走的路都是没有两样的

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分上下的

尽管前人给予忠告

尽管前人给予警戒

我们还是充耳不闻

我们还是重蹈覆辙

最后我们只是不断地重复着

最后我们不过是不断轮回着

在凡尘俗世里翻滚荡漾

直到被削地体无完肤后

才心甘情愿甘愿地放手

才知道原来不过是如此

31 October 2011  7.18pm

题:善哉,善哉

看了网友的留言。叫我放下‘我’,有的告诉我说要‘无我境界’。哈,恕我慧根短而浅,连字面意思我都没给摸清,哪来领悟到背后的意思呢?连意思都搞不清,哪来实践的方向呢?

‘无我’是不是不以我为中心?那我该以什么为中心?那我会不会失去重心?

抑或是‘无我’是不是忘我境界?什么是忘我?到底我该忘掉哪个我?忘我后,那我该记住谁?

抑或是‘无我’是不是一切归零?没有我,没有你,没有他,哪有谁?那世界还有什么?

‘放下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叫我面对‘我’?我就是不知道我该是什么样的我,因此苦恼?现在叫我放下我来面对我,那更不知道我该放下哪个我?

抑或是‘放下我’代表没有我?那,没有我后该有谁?

我在想:我该不该落发为尼才能‘放下我’或达到‘无我境界’?

不过,我不但慧根不够斤两,脑袋还会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和念头,还是个‘问题’小女人,更爱斗嘴。

我肯定把师父给气得喷血,然后对着半条人命的师父说:“善哉,善哉。”

最后,我才发现,我可没学会‘放下我’或‘无我境界’,只学会一句:“善哉,善哉。阿弥陀佛。”_/\_

31 October 2011  8.41pm

题:过来人

朋友对我说:“我发现他融入了我的生活。我多么希望他常在我左右,我多么希望天天看到他。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在意,但我却在意他的一切。我觉得我回到当初爱人的时候,我就是能包容我爱的人,我的包容达到顶点,如果我不在乎他,我知道我是不可能成为如此的我。但,我的妒忌心也随着滋生。我妒忌他跟别的女生交流,我妒忌他跟别的女生联系,我妒忌他没告诉我他的全部。”

这朋友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的我。我的妒忌病发作时,另外一位朋友对我说:“你妒忌因为他还不属于你的。当他是属于你的时候,你就不妒忌了。”

我才发现,当时原来我的妒忌除了因为‘我爱’,还有是因为‘那还不属于我的’。

现在,同样的事情也就发生在朋友身上。哈哈,在不同样的人身上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事。

朋友该保持沉默吗?朋友该压抑着自己的妒忌病吗?我不懂。因为她知道她跟他什么都不是。

我能说的只是:“我能了解你现在的心情。祝福你。”

1 November 2011  9.42am

题:简单的一两天

又一个月了。来到了这个既紧张有轻松的月份。紧张因为没有了工作,但开支却一点也没有减少。那份经济的压力是从紧张到恐惧的。轻松是因为我的旅行计划即将开始。今年计划去两个地方,但我还是想计划去一次海边。是去静静住两天那种。在海边看海,在海边看书,在海边听音乐,在海边看养眼的靓仔(希望有),在海边看养眼的靓女,吹吹海风,把头脑掏空,把情绪掏空,把我掏空。我不贪心,不需要什么山珍海味,不需要什么锦衣美食,我就是要这么简单,简单的过一两天,就这么一两天就好。

身边的朋友应该还未有我这份闲情,不为文化,不为历史,不为刺激,不为美食,不为一个海,不为一个没有活动的旅行。

完全在不计划,不理会昨天今天明天发生什么世界大事,把手机关了,把电脑灭了,回到原始,回到最初。

可是,思维这个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在这把年龄,我觉得自己比起其同辈的朋友更早到了这个境界。只有一个比我年长十年的朋友,与我比较有同样的理念。看来,我比同辈真是老上了十年。(PS: 绝不是外表,而是内心。)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1/11/2011 in 我的心情

 

我很糟

网络照片:我

突然翻看了自己以往的文章。原来我是在2007年7月19日发了第一篇心情故事。这几个月我好像发疯似地几乎隔天就有一篇烂文章出炉。写部落格变成了写日记那样。

今天,我又在洗澡时胡思乱想起来,而且越想越害怕。我在想,我好像不经不觉变得很依赖我的部落格了。

写得越疯狂,写得越频密,我渐渐地把半个自己寄生在这里。

紧紧地记录了自己的情绪、对事情的看法和生活的点点滴滴,渐渐地它代表了我的半个心。

它,成了我的半个心情出口。

因为有了个出口,我觉得我变得越沉默寡言。

它,赤裸裸地把我的半个心摊开。

因为很赤裸,我更害怕发现原来‘我’是一个陌生的我。

越是窥探,越是探讨,越是对我感到陌生。

到底‘我’是不是真正的我?

到底‘我’是一个怎样的我?

糟,就是觉得我很糟。

决定休笔及修心及修我一段时间。

谢谢您的浏览。再见!

 
2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29/10/2011 in 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