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旧文章(未经分类)

请到这里找我

这是我的新网址。那里见。

www.csanwong.blogspot.com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15/11/2011 in 旧文章(未经分类)

 

卓文萱 曹格 – 梁山伯与茱丽

那天深夜回家时特别把车开得慢一些,想静静把歌听完。没有别的原因,就只是喜欢。陈峰说过:“喜欢,往往没有理由。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会有很多理由。”因此,每次我用‘喜欢’做挡箭牌,这样就不用想理由了。:P

 

夕阳(二)

我是科技白痴。我不懂是不是我手机有问题,我什么也没有调,因为我不会,卡下去就拍成这个样子。

 
2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21/06/2011 in 旧文章(未经分类)

 

朱德庸:大家都有心理疾病。取自《星洲日报。快乐星期天》2011年6月12日。张佩莉报道。

 

愉悦的缘分

今天,我带了即将布满灰尘的相机去附近的草场走步。其实,我已不是第一次带相机去走步。我是个很不专心的人。我爱同一个时间做很多事情。要我专心走步,我觉得那走步的时间很难熬。因此,带着相机,一面走一面拍,一面拍一面走。

今天,我下车后,开始沿路走走拍拍了。才走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我就发现前面有一堆Uncle集在一起。走近些,发现他们在讨论他们在草场周围种的花草蔬果。我不以为意,因为我警觉性不高,我很少理会别人在干嘛。那些Uncle发现了我,发现了我手拿相机。很多人,特别是华人,看到有人手持相机,突然会产生高度戒备,因为很多人都不喜欢上镜。如果,在未经他们的同意胡乱拍摄,我想我很大可能会死在那儿。

我马上加快脚步。然后,往前面的花草蔬果一一拍上。我也有点担心,Uncle们会突然追过来跟我说:死女胞,竟敢看上我的花草蔬果。

看我的想象力多丰富。我不做创作,看来有点浪费。‘死爱脸’的性格看来真的已经侵入了我的骨髓。

突然,那些Uncle真的叫上我。

Uncle:小姐要拍照,过来呀,过来拍我呀!

我吃惊地回过头,我真的不可置信。

Uncle:你是记者吗?过来,过来拍这些。

我:“我不是记者。我随便拍拍而已。”

我没走回头路,因为我不习惯陌生人突然那么热情。虽然我知道Uncle们别无居心。

我继续往前停停走走拍拍。经过我身边的Uncle和auntie 们都好奇的看下我。

我有我天地,我常常都不很在意别人,因为我常常都警觉性低,鲜少理会周遭的事故。

不久,一个圈后,我又遇到刚才跟我讲话的那个Uncle。其他的Uncle们已经离开了。

这次,他不让我走。

Uncle:小姐,来来来,拍这个。这个是‘天香果’。

见他这么有诚意,我只好留下,还扮到很有兴趣的样子。我实在佩服我自己的‘扮耶’。

我:什么是‘天香果’,我没听过耶?

Uncle马上带我去拍。他把草场小路两边都好好利用。他种的蔬果都是稀有品种。有我听都没听过,看都没看过的‘天香果’,‘冬虫草辣椒’和超大条的红色‘羊角豆’。

这个Uncle一直叫我拍,一直一一给我介绍。我真是孤陋寡闻,他种的稀有品种我都是第一次接触。

临走时,Uncle还送了我一颗‘天香果’。

Uncle 一面采摘一面说:刚才他们(其他的Uncle)跟我要,我都不给。不过送你一个。很甜的,它的维他命比橙高三倍。

我(卖口乖):哇,Uncle 你很有知识呀!我今天收获可不小耶。

Uncle:得空就来这里。这里五六点就很多人了。可以叫我Uncle Sunny。

我:好的好的。

其实,我常常周末都来的。只是,我没带相机,没人留意我吧了。

我常觉得我跟Uncle Auntie们或小孩们好有缘。但,就是跟年纪相约的没缘分。

临走前,Uncle还问了我一个好好笑的问题。

Uncle:你还在读书吗?

我(狂笑):Uncle,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工作了好多年了。我也希望我还在求学年龄,起码不会有这么多问题要面对。Bye Bye。

我觉得今天自己跟Uncle交谈不怎么真心,不过他却很乐。

其实,我是希望不说一句话,静静地走完全程,带些照片回家而已。

但,当我看到这些照片时,回想起今天的缘分时,我还是愉悦的。

(注:谢谢Uncle Sunny送我的‘天香果’。如果不是你,我的部落格就快要溺死了。你给了我一点的氧气,好让我提一下下劲儿。)

 
4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29/05/2011 in 旧文章(未经分类)

 

谢谢你让我拆礼物

今天收到这份礼物时我真是‘受惊’了。是一位学生送的。

每年的教师节我都没有期望同学们会对我说声:老师,祝你教师节快乐。

每年的教师节我都没有期望同学们送我礼物或卡片。

我除了是科技白痴,其实我也是数目白痴。很多时候,我连自己的生日过了我也不晓得,别说教师节。

今天,同学跑进我的工作室:老师,这个送给你。

我没有接这个礼物。我第一时间吃了一惊,然后说:为什么送礼物给我?

同学说:因为教师节。

我才接过礼物,连声谢谢。

同学然后退出了我的工作室。

我想第一时间开礼物,可是我忍住了。看礼物的包装形状,十之八九我已猜到是什么。但,我没第一时间拆礼物是因为我想保留这份拆礼物的心情。

其实,我从小到大我都很少收礼物。我两个妹妹就常常收礼物。我的橱里放的都是书,她们的橱里放的都是‘公仔’,有大有小。不过,我倒没有很羡慕那些‘公仔’,因为我都不喜欢‘公仔’。

不懂为什么,从小到大,就是没什么人送礼物给我。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很少送礼物给别人的关系。这应该可以称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连草都没有种,哪来收成。哈哈!

我都不贴人心,哪来有人会贴我心。因此,我认命。因为我是自找,我也从来不埋怨或期望什么。

不过,我倒有一个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很有心,常常回来看我时都会为我带有的没得的小礼物。她确实是一个贴心的人。我想,娶到她的人实在幸福。果然,她的丈夫挂着幸福洋溢的容颜。

放学后,我把礼物带回家。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拆礼物。我一面拆一面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杯子?

其实,我相信很多时候,收礼物的人都不是真的很在意礼物是什么,反而是享受拆礼物的感觉和过程。因此,一份包有礼物纸的礼物比一份没有礼物纸的礼物来的更令人享受,更令人难忘。

 是一个白色的杯子。我喜欢。我喜欢白色。不过,就算不是白色,我想我也会喜欢。哈哈。发现自己在讲废话。是蛮废的那种。

我当然希望自己多收点礼物。可是,我人缘有限,不敢奢求。倒不如自己送自己好了。哈哈。。。

(注:谢谢这个贴心的同学。在差劲的心情里,收到一份礼物,其实是一份振奋,就算只有一下下,我还是很感激。)

 
8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22/05/2011 in 旧文章(未经分类)

 

对不起

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

我是长女。自小,虽然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大姐,但我自己的事常常都是自己料理。我自己收拾书包,自己做功课,自己准备隔天要穿的衣服,自己洗鞋子等等。

 在小学,我一连做了六年的副班长。正班长是男生,女生当副班长。可是,从来没有同学把我当成是副班长。我罢了正班长的工作,料理班上。我每天替老师点名,替老师收储蓄费,替老师收簿子,打扫班上等等。老师开会没进班时,我就是班上的‘有牌大姐大’。不是年纪大,不是体型大,而是权力大。有时,权力还大得越界了,像是班上的法官。有时我也有恃无恐。可是,又没有同学会对我有异议,就连老师也没有对我有任何意见。当然,在我印象中,我从未太过分的当这个‘有牌大姐大’,不然我怎会年年当选为副班长。渐渐地,我被训练成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班上大小事务我一手包办。虽然很多时候我是自以为是的。

上了中学,虽然没当上什么要职,但我变得异常有系统。我想,这就是拜我小学生涯所赐。我自己料理自己的功课,完全不用父母担心。我从不向同学借功课回家(只有同学向我借功课),我的出席率是百分之百,我的守时习惯异常精准等等。每次父母到学校取成绩册时,老师都没有对我有任何意见,几乎都是‘只有赞,没有弹’。我把自己训练成一个非常有纪律的孩子。

我就读的是全女校。大家都平等。搬椅子,桌子的事情,根本没有像别的男女校那样把粗活留给男孩子做。不管搬椅子,搬桌子,搬书等等的粗活,我们都要自己来。因此,我在中学时就知道,看来是男孩子的粗活,但在没有男孩子协助下,女孩子也得当自强,全部都要自己来。

这种性格,延续到了大学。

在大学,我觉得我不会跟男生相处。搬桌子,搬椅子,女同学们都爱翘起双手,等男生服务。我和几个比较独立的女生,不是等闲之辈,会自动自发像男生一样,动手动脚起来,一起干活。虽然是‘大汗滴小汗’,但也绝少向人求助。

很多时候,很有绅士风度的男生看到我‘大汗滴小汗’都会跑过来帮忙。我都会很有礼貌的感谢,但也绝不袖手旁观,绝不认为他们的帮忙是义务。过后,我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道谢。心存感激。

我常觉得:男生搬一次就完,我是女生,不比他们气力大,那我就搬两次。

这种态度源自于我读书的态度。我常对自己说:别人比较聪明,念一小时的书就好了,但我比较笨,那我就念两个小时。

我不懂这种想法好不好,但我从小就在不自觉里培养了这种态度出来。而且,这种性格也给一些朋友的男朋友发现了。

我有好几个朋友的男朋友都会偷偷跟我说同样的话:催珊,拜托你帮我照顾我的女朋友。

我不懂这些朋友的男朋友有没有‘拜托’别的朋友同样的事情,或许男生都喜欢到处‘拜托’朋友照顾他的女朋友,因此我遇到不少次数的‘拜托’。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拒绝,我也从来没有开口回答。我只是点头,给个答应的眼神。

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想转行,保姆这份工作我是应该考虑的。或许,就算不是什么成功形的保姆,但至少会我会是称职的。

工作了,我被派到一个全女班的部门。管理层也是女的。很多时候,若要搬运东西,能够的话,我也很少要求隔壁部门的男同事帮忙。这种女儿当自强的性格使自己吃尽苦头,但我也从不埋怨或改掉这陋习。

生活营营役役多年,此性格不曾改过。我独立又自强的性格依然如是。若不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鲜少要求别人帮忙。

我不是要表扬自己多能干,我只是不想欠下人情。

但,当有朋友想我求助时,我有从来不曾想过不给予援助。可是,要我接受朋友的援助,我却是万般的不自在。

那天,我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省下有限的时间,我要求一个朋友帮我做一些课业。朋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而且,朋友其工作效率之快让我惊叹不已。

对于朋友的援助,我一直耿耿于怀。其感激的心情久久压在我的心里。可能是拜我不容易受人恩惠的性格所赐。左想右想后,最后我准备了小小的报酬给这位朋友。

但,我却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想好了要如何开口,好让朋友手收下这份感谢。

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比较适合的时间跟朋友说开。

朋友看到我拿出报酬,脸色一沉。

当时,我心里一惊。我怕了。

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从来没有看过朋友如此的严肃与不悦的容颜。

我觉得我伤害了朋友的自尊。

我绝对不是有意的伤害,我只是想要表示感激。可能我的方法不是朋友能接受的,可能也不是大家能认同的,可能我不够深思熟虑,但我就不自觉地做了。

朋友严肃的表情,坚决不收。

我也不敢强求,虽然我自有我的固执。

可能是朋友的严肃瓦解了我的固执。

同一个晚上,我失眠了。

 最后,我不想再解释什么,我只想说:“朋友,对不起和谢谢。”

 (注:很多到过我家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家里的公主。我对爸爸‘没大没小’的态度,想必大家一眼就看得出来我在我爸面前是有恃无恐。但,告诉大家,我也有怕我爸的时候,那就是他发火时。不过,他鲜少发火。爸爸若百年不见地燃烧,我当然是‘闪人’,因为我怕。)

 
3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18/05/2011 in 旧文章(未经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