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我的门生

教训

(网络照片)

当了教育工作者以来,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学生和父母。说真的,我很多时候看见现在的父母,我都觉得很怕。我觉得现在的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好恐怖。连我这个外人都觉得恐怖,我不懂现在孩子会是什么感觉。

我有个学生。学生的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

小学时,他们的女儿就到我这儿上课。很多时候,我都喜欢跟小孩谈天。相处久了,孩子的个性我都能慢慢摸清。还小时,才二三年级时,我觉得这个女生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放学后,吃饱饭后,妈吗就要她做功课。做完功课,妈妈就帮她每一样功课检查,要确定完全正确才能睡觉。哇,好恐怖!我曾经有一次她来上课时,我发现她发愁了。

我:“某某同学,你怎么啦?”

开始时,这同学不愿多说。但,我知道她的个性,她最后还是会说出来的,因为她不是一个能把东西憋在心里的人。

女生:“妈妈今天还未帮我检查功课,我怕妈妈忘记了。”

我:“每天妈妈都帮你检查功课吗?”

女生:“嗯。”

我:“既然你已经做完功课了,明天可以交了,妈妈检查不检查不是问题吧?”

女生:“不可以的,如果老师派回来时错了,妈妈会不高兴的。”

我的天!才二三年级的学生,不用把‘全对’当瞄准吧?

我还惊人的发现,妈妈要她每个科目都要95%以上,不然就被认为‘差’。

为了达到这‘95%’的惊人数字,她的妈妈做了惊人之举。

我发现这学生的课外练习是很令人感到‘恐怖’的,因为她的妈妈可以把同一本书复印三本一模一样的,然后不断重复地要她女儿做。她妈妈时常也向我或其他家长借书回家复印给她的女儿。我曾经看过她复印的版本多的堆积如山。她的女儿是不敢马虎的,因为她的妈妈不是要求做了就算,而是还会从做过的练习里在发问问题。如果不会,就逼她查字典。

好压力,对不对?

但,我从跟她妈妈的谈话中,我发现她妈妈没有发现有任何的不妥,她还很自豪的认为自己的是个称职的妈妈。当然,我不能批判她,因为我不是她的女儿。毕竟,每个人当妈妈都是第一次,每个人只跟着自己所设定的方针去当妈妈,而这方针有她自己衡量,由她自己承受。那女生在年纪小小就经过她妈妈的培训,好像也不知觉的适应了这些功课的压力。

每次这学生考到好成绩,她就沾沾自喜。每次考到不如妈妈所愿,她就闷闷不乐。

有一天,变化发生了。

到了四年级的时候,我发现这个女学生爱说谎起来。

我开始时没发现,常常给她糊弄过去。当我发现她说谎时,她的说谎能力以她四年级的年龄,可说是高招。最厉害的是,当她的谎言被拆穿时,她还能以她三寸不烂之舌来狡辩。我才发现,她说谎和狡辩的功力如此的深,深得我无从反击。

但,她妈妈没有发现。

我发现她在我面前说一套,在她妈妈面前说另一套。到最后,我发现她说谎其实就是不想让自己给妈妈骂。她的谎言,不过是让自己达不到妈妈的瞄准后的‘自我保护’方法。

最后,她没有来上课了。失去了她,我一度觉得很伤心,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好学生。但,如果她继续来上课,我也不懂我会有什么麻烦,因为她的谎言为我制造了很多麻烦。

两年过后,上了中学。她的妈妈再次找上我。说实在,我不喜欢看到她的妈妈。

妈妈:“我现在已经放了我的女儿。我不要在管她了。她的态度已经变了,你放心。”

我只是笑笑。我心想:不管她?能吗?态度问题?唉,不是我的问题。

她的妈妈长篇大论过后,最后她的女儿回来上课了。

我回想到她女儿的狡辩和谎言,我就开始担心和害怕。

我心里就拿定主意:我只教我的书,我才不要管你。

我确实没有很管她。但我发现她真的是变了。比起以前,她常笑了,也不觉得读书很苦,而且很自动自发地发问,很自动自发地做练习和复习。而且,练习也做得别特好的。

我:“你妈妈每天陪你做功课吗?还是爸爸?”

某某:“没有咯。爸爸妈妈都没有理我的。我自己做自己的。有些不会才问爸爸。不过,都很少的。因为没问几句,爸爸就想骂我。妈妈现在都不过问我的功课和成绩了。“

哇,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

有时候,‘放手’才是最好让孩子发挥的方法。

有时候,没有设定‘规则’才更能让她自主地决定自己要的。

有时候,来自自己的压力才是动力,而不需要额外的压力。

有时候,‘不管不理’才是让孩子自己强化自己的动力。

这孩子不说谎了,不狡辩了,因为她不需要用说谎和狡辩来解释:为什么达不到你的标准?

这个女孩给了她的妈妈一个生活的教训,虽然她牺牲了她的‘童年’来面对无穷的压力,但她让她妈妈醒觉了,她还救了她的妹妹不必受她曾经受过的苦。

我想起了嘉乐老师的话:不用担心,他的生活终究会给他教训。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1/10/2011 in 我的门生, 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