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我的心情

扬帆前夕

网络图片:扬帆起航

一早起身,自觉地知道今晚我就会和父母到北海和弟弟回合。妈妈问我几点出发。我算算时间决定傍晚七时开动引擎。

早上忙了一轮后,回到家看到了放工的妈妈。妈妈如常地忙进忙出地烧饭煮菜,还跟我说要炖一煲乌鸡汤给两个在北海工作的弟弟。我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妈妈每次都捉紧见弟弟的机会当儿好好地安慰他们的胃。

忙完了顿鸡汤,妈妈开始收拾行装。看到妈妈从橱里拿了一个最大的行李箱开始收拾,我马上喊道:“妈,我们好像是去四天三夜,不是去四十天三十夜叻。不用那么夸张吧?要个手提的行李袋就可以了。”

妈妈带点尴尬的表情把行李箱收起来换了个比较轻便的手提袋。

我看着妈妈收拾,像是搬家般,我没好气,倒头睡午觉去。

午觉起来,洗了个澡,我就去上班了。本想今天的班是很难熬的,因为心理作祟,一直烦心旅行的行程,但还得工作,那份心情像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奇迹般的今天的班还是过得很愉快的。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就火速地跑回家。因为我还未收拾行李。距离要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相信我还是有足够的时间的。

不懂在第几次旅行开始,我把收拾行李的工作拖到最后一分钟。到后来我就把临时抱佛脚变成了旅行的习惯。

回到家,看见妈妈做了一个美发。她已煮好晚餐,全部行装准备就绪,没有就绪的只剩我。

现在,轮到妈妈看我收拾行装。

我先是打开电脑上网,然后让电脑阁在一旁,然后再到橱里拿出我的战袋,把战袋放在客厅的中央,然后就开始收拾。收拾到一半,我把工作阁在一旁,跑去上网,然后再继续收拾。整个客厅都布满了我的东西。收拾收拾不久后,我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和一面上网。哈哈!妈妈从熬到变得不耐烦再变得怒火中烧。

妈妈:“你还不快点收拾,顾着上网看电视?”

我:“还有时间嘛。”

妈妈:“现在六点三了。”

我:“知道啦。”

我没理会我妈,依然故我。

十五分钟过后,正是六点半了。我已收拾得七七八八。

妈:“你还不快点吃饭。你要不要冲凉的?”

我:“可以啦。”

我还在一面上网一面开电视。

妈开始发挥她的指挥令。

妈:“老豆,你把车开过来,把这些那些搬上车。”

一向懵懂的老爸是妈妈最好的服从者。

六点八了。我开始冲凉,然后再吃晚饭。

我:“妈,那边还有一点剩饭,不如带去给弟弟炒饭。”

妈:“可是他没有锅。不过橱里有个玻璃的锅,要不要带去给他?”

我:“连锅都没有,这么可怜。反正我们驾车去,就一起带去给他们吧!”

妈:“这样就连锅铲也得带去了。”

我:“好吧,反正锅都带了,送佛送到西,锅铲也带吧!”

妈:“炒饭要油喔。等我装一点油给他。”

我心里开始后悔我先前的提议。

妈:“只有饭,怎么炒呢?带几粒鸡蛋给你的弟弟吧!”

我:“那要拿几粒?”

妈:“十五粒吧!”

我心想:妈,炒这么一碗饭需要十五粒蛋吗?

但,我不敢作声了。我没想过我的口不择言到最后不是只是饭、而是连同锅、锅铲、油和十五粒蛋一起送上车。啊,当然还有一煲炖乌鸡汤。

我看到车厢时,我在想:我们去四天三夜的旅行,为什么好像是在搬家般?

我就已这一股无可奈何的心情起航了。

 
2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11/11/2011 in 我的心情

 

迷信?

网络图片:信仰

今天一大早去帮妹妹办一些孩子的入学手续。忙了一轮后,才发现不过是用了那一丁点的时间。

在街上闲逛,最后我就想起要到庙里做一点事。这事不做就是好像憋在心里,很不舒服。

不懂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到庙里烧香拜佛的习惯。

以前较为年轻时的我,常常骂妈妈烧香拜佛是迷信。

每次看到妈妈烧什么金银衣纸和香烛,我都会搬一大堆的道理说:“烧这些是浪费,是制造空气污染,是迷信。”

妈妈不反驳,也不理我,她依旧如是。

孔子曰:“五十知天命。”

看来我的知命年龄提早了很多。

三不五时,心绪不宁,我就到庙里烧香拜佛。看到庙里有人在打小人,我又去打上一份。看到庙里有人解天罗地网,我也不懂是什么,我也去参一份。

我不懂什么是什么,我就是这样跟那些安娣一样,最后把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虚有其表的安娣。

后来的后来,我思考了很久。

我觉得我是没有想像中的迷信,反而很多时候我都在质疑烧着个有效吗?打小人有效吗?

当我质疑时(到现在还是),我仍可摆脱这份质疑到庙里烧香拜佛,还有样学样地去打小人,为什么呢?

我才发现,我已把烧香拜佛成了一种寄托。

我才发现,可能妈妈不是我所说迷信,而是她也如我那样,找一份寄托。

母女呀母女。我们就是母女。

“妈,最近我常觉得我是妳众多女儿里最像妳的。而且是越来越像。”

话说回来。

那份心灵上的寄托,我不懂如何解释。烧香拜佛后,心就是有一股宁静。

虽然那股宁静可能只是很短暂,但就是让我有股时不时要到庙里烧香的念头。

这一份心头的宁静,没有人能够填补。

以前工作时,三不五时我都得到外出差。每当看到当地的庙宇,不管是什么神佛,我就很自然地进去烧一些香。我也没有祈什么福,烧香后就走。

这样断断续续的到庙里烧香也有十年了。

可能这份寄托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以前,我常是临时抱佛脚。生活太多的困惑才去庙里烧香。现在,常常都是别无居心,烧烧香就走了。以前,吃素都不曾在我脑海里出现。现在,不懂为何,我就是会自动自发,初一十五就吃一下素吧!

人生真的很奇妙。以前全部觉得不会发生的或不相信的,一一发生,一一去相信。以前认为该发生的,理所当然发生的,但原来都没有如期的发生。人生真是充满惊喜也充满失望。

我才发现我把信仰当成一种寄托来安抚自己的心来迎接充满惊喜和失望的人生。

(注:看到不少文章说藏族会以三拜九叩的方式到庙里膜拜。当寄托变成了习惯,而习惯扎根越深时,我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辛苦的事还是有人会做。那份寄托的威力是连我们也无法预计和想像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10/11/2011 in 我的心情

 

自在

网络图片:旅行

明天要启程了

先飞去Kota Kinabalu

我不断期待的 终于到了

可是我心里出奇的平静

没有一丝的高兴

没有一丝的感动

脑袋像瘫痪了

手脚还未得到批准

仍未开始收拾行装

连想想怎样铺排旅程

都还未提得起劲

弟弟不断催我

不断问我计划如何

去哪里?

看什么?

吃什么?

玩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

我只想

去到哪里 就玩到那里

看到什么 就吃什么

我不要赶场

我不想从早玩到晚   玩到累

我想自在

(注:我可以想像妈妈明天看到我一副慢条斯理的款,她一定很紧张,然后开始对我吼。在还未出发我一定脸黑黑地受骂。不过,老弟,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问我问题。我想说,旅行不一定要把时间排得满满的,也不一定要在每一个旅游景点报到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9/11/2011 in 我的心情

 

败了给自己

网络照片:等待属于我的列车

人总爱等

不管是自觉地等

还是不自觉地等

等待长大后

等待成熟时

等待机会来

等待告白时

等待被爱时

等待缘分到

等待长大后   才明白长大并不代表成熟

等待成熟后   才了解成熟是老化的象征

等待机会后   才知道主动才是对的上策

等待告白后   才知道爱是不能够勉强的

等待被爱后   才懂得去爱比被爱更幸福

等待缘分后   才晓得已经浪费不少光阴

尽管重蹈覆辙

我们还是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等待

最后厚着脸皮就诬赖说败了给时间

但其实是败了给自己的选择

选择了等待

 
3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09/11/2011 in 我的心情

 

丑小鸭

网络图片:丑小鸭

朋友:“催珊,打扮一下吧!让自己更有女人味嘛!”

(看来朋友真的开始对我感到很不耐烦了。)

我:“这个有点困难。我从小到大都不怎么打扮的。”

朋友:“每个女人都有打扮的天份。就算不会,也可以慢慢学。”

我:“哎哟,我每天都不是见客人,根本不需要。”

朋友:“打扮是为自己看起来更有自信。自己漂亮,自己也会觉得开心。”

看来身边的朋友,不只一个,个个都开始对我感到不耐烦了。

我觉得我就好像十年前的我,好像都没有什么进步。

朋友嫁的嫁了,娶的也娶了。

嫁了的,越来越会打扮,也越来越风骚。婚姻没有使她变成黄脸婆。

娶了的,也越来越稳重,但也不失当年的潇洒。婚姻没有变成他的坟墓。

就连办了离婚手续的朋友,也越变越漂亮,越变越迷人。离婚没有使她变得沮丧,反而让她更高调的呈现自己。

就只剩下我,不认识打扮,不懂风骚,不明白潇洒,更讨厌高调。

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依然故我。

朋友们,我会长进的啦。不过我很需要时间跟心情来学习打扮。但,其实不不是很介意自己是个丑小鸭啦。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8/11/2011 in 我的心情

 

你做你,我做我

网络照片:我特别喜欢这张照片。这是我第二次张贴这照片。希望大家喜欢。

朋友:刚才走过的男生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我没发现刚才那个男生是什么款喔。

朋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

我突然一呆,答不上话来。不过我很快的回过神来。

我:没喜欢什么类型呀。

可能我看起来比较懵懂,朋友没有满意我的答案。

朋友:比如你比较喜欢汪东城的类型还是明道的类型?

(我答不上话来。)

我:emmm。都可以。

朋友:好像汪东城就看起来比较浮夸,明道就比较踏实。

(我觉得每次跟这个朋友谈天,朋友都需要用很多例子来引导我,让我明白。虽然这朋友的实际年龄比我小,但我很多时候都觉得朋友比我老陈很多。哈哈。请用年轻来幻想我,而不是幼稚。:P)

我:看起来浮夸但不代表他真的浮夸。看起来踏实但也可以不代表真的踏实。我没有特别喜欢那一类型。我觉得我都可以接受。

朋友:这样不就代表滥交咯。

(哈哈哈哈。)

我:我觉得一个人的外表已经不是一个真正可以吸引我的条件了。那些所谓的条件是十八二十时的幻想。我觉得现在内在比较能够吸引我。我觉得其实喜欢就只是一个click。而这个click只是一刹那被感动按了,就开始喜欢了。当喜欢来了的时候,全部他不是你所谓的条件都会被接纳的。

(这样的一个觉悟是因为我上一段感情给我的领悟。当全世界的人告诉我说你喜欢的那个人不见得很好条件时,我就是无惧地喜欢上了。到最后我放手时,我到现在都没有觉得他不好,我只是知道我们不适合。我在此再次衷心地祝福他幸福美满。)

朋友:但要click到那份感动是需要条件的。

我:我或许比较希望将来的那个(如果有幸)是一个可以带领我成长,是思想上成长的人。

(如果这个也算条件的话,我就只有这个所谓的条件。)

我回家后,反复思量了这个很久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过的问题。

在很多很多年前,我曾经跟另外一个朋友如此说过:

“我不想开什么条件或要求对于自己将来的另一半。我根本不可能要求一个人得像刘德华或梁朝伟。同样的,如果他要求我像周慧敏,我也做不到呀。接受那个人就是他原本的样,我也希望他接受我就是原本的样。”

或许,我到了这个年龄,我比较侥幸的就是我有了一份同理心。但,更大的可能是我害怕被别人要求,因此我不要求别人。

我的观念是:我会让你做你,我希望你让我做我。我会接受你的,我也希望你接受我的。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容易喜欢上人的人,但我一旦喜欢上,我就是真的喜欢了。我很多时候都害怕喜欢上,因为我了解到自己的认真会令自己很辛苦。我真的没有什么设限。虽然我常常想太多,但其实我知道我的人本来就是很单纯的。但这份单纯常常给我虚假的能力和强悍以及坏脾气给掩盖了。

(注:最近我觉得我的喜欢有到了另一个境界。如果我的喜欢没有达到相对的回应,我是可以很快的回到自己独自一个人的位置,在那个位置好好疗伤,再好好从新出发,过我的生活。我领悟到没有人的人生是完美的,或许这个就是我缺的一个口。我在等待,等待是否有人会欣赏我呀!

我想朋友一定会说:“你的怪脾气,难也!”

那我就会很潇洒地说:“那就算了吧!”)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6/11/2011 in 我的心情

 

苏醒的可悲

网络图片:为你吟唱

朋友说她醒了。

可是,朋友没有为她的醒了而感到高兴。她,反而更沮丧,更不能自己。

一次的旅行,让她看见世界的贫困。一次的旅行,让她领悟到生命的短暂。一次的旅行,让她更懂得珍惜生命。一次的旅行,让她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她说:“旅行回来,生活和至亲带给我的压力让我无所适从。我有一股想逃的感觉。可是,我不能离开他们。他们是我的家人,他们还需要我。我就像插了一双翅膀,可是我飞不掉。我醒了,我知道我要什么,可是生活的牵绊使我走不了,飞不掉。原来,醒了是那么辛苦。我在这个年龄,最成熟的年龄,最有能力做自己的年龄,我醒了。可是,醒了后,行不了,那股悲哀让我无法释怀。”

朋友为此失眠了好几天。

我该不该恭喜她?恭喜她醒了。 但,我却为她感到心疼。

苏醒后却寸步难行,像是被禁锢了的灵魂,是不是很悲哀。

 如果沉睡不醒,是不是不会这么辛苦?

我不懂。

(注:“朋友,很高兴在你沮丧的时候会想到与我分享。看来,身边没有一个了解自己的听众,那股闷气真的会杀死人。虽然我觉得我跟你的磁场还相差一大载(当然是我比不上你的程度),但其实跟你谈天我获益良多。最起码,你引发了我值得深思的部分。抱歉,以我不上道的程度,我根本帮不了你,只有在此深深的祝福你。”)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4/11/2011 in 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