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Author Archives: 單單

About 單單

选我所爱,爱我所选

请到这里找我

这是我的新网址。那里见。

www.csanwong.blogspot.com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15/11/2011 in 旧文章(未经分类)

 

容人之量

大部分的非法外来者都是纯朴且腼碘的。

这次是我第三次来到KK了。之前两次都是为了神山而来,在KK市区只逗留那么一点时间。这次,却是我正真开发KK市区的机会了。

先来讲一讲它的草根级的一群。我把每个这里的菜市都游遍了,而且不是一次。菜市是民生的写照,菜市是实像的镜子。

没有一个族群在这里是独大的。沙巴就是一个多元,非常多元的种族的一个地方。以前从汶莱的统治时,就已经有很多土著一起生活。直到汶莱苏丹瓜分一部分给菲律宾后,又多了一群来自菲律宾的在这里合法的生活。又到了英国政府统治,大量的开发沙巴,输入了华人来当劳工,使沙巴更为杂乱了。

但,沙巴却乱中有序,大家都好像潜意识里知道没有任何人是独大,没有人任何人是大哥。要生活,就得和睦相处,就得互相尊重。

你不可能只做单一种族的生意,这样你肯定饿死。

你不可以挑剔别族的风俗,不然同样的挑剔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次,我却看到比草根更草根的一级,就是来自菲律宾的外来者。沙巴加入马来西亚独立后,他们变成没有准证的外来者。他们就住在KK市的对面一个很近的岛。遇到一个本地人告诉我们说不要坐错船到那个岛,因为那个岛是公认却又不合法地让非法菲律宾人住居的。大家好像装着不懂,但心里有数的让事情发生。

每天,他们就坐船来KK工作。然后,晚上就回到岛上。那岛没有电,没有自来水。他们常常都是一家大小来到KK市区。爸爸看有没有散工做,妈妈就卖海里捉到的海产,孩子就去当乞丐,到处跟游客要钱。

孩子脏兮兮的,满脸灰尘。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我以为我在柬埔寨。我没想过在我国会有这种情况。

他们没有上学,也不要回到自己的动荡又找不到吃的国家。正如在柬埔寨的湄公河也住着非法的越南人。

在别人的国家,带着孩子,没有身份证,又不想回土国,最后变成了边缘人。世世代代如此。像是永远没有明天的在别人家的卑微地活着。只要人家的家下驱赶令,那就是他们的末日。

可是,我发现每个本地人都知道,但大家为什么都没有阻止这些非法者的到来?

我跟过几个本地人谈天,大家都觉得他们很可怜,大家都能够接受他们的存在,也让他们存在着。

看来大家都习惯了他们的存在。或许,这就是他们祖先留下给他们的美德—-容人之量。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13/11/2011 in 我的游历

 

被强迫收下的心意

朋友,你喜欢哪一张?Sorry,我帮你选。

不懂在第几次去旅行后,我就不再买手信了,连家人的我也不买了。从不买手信开始,我就开始寄明信片给自己和给朋友。寄过最贵的明信片是在柬埔寨,一张明信片需要两块美金。虽然很贵,但我觉得一生才可能到一次的柬埔寨,我还是花上这一笔。但,很可惜的,那批明信片,只有自己没收到,其他朋友有的都如期被邮差送到门口。

每次选明信片给朋友我都觉得很烦恼。到底哪一张送给哪一个朋友好呢?

朋友,我是绞尽脑汁为了你们选明信片的。当然,这都是我喜欢的明信片。我不送我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给人。

这次,有很够力。因为KK只有一间邮政局。商家们因为觉得买邮票不能赚钱,因此没有一间商店有售邮票。

明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我会早早起身,跑几条街到KK唯一一间的邮政局去送这明信片给大家。

朋友,你能不能收到就看你的造化。我可是尽人事了。你们可是被我强迫收下的。:P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13/11/2011 in 我的照片, 我的游历

 

五彩缤纷的KK菜市

漂亮的番茄,看到都想咬一口。

 

妈妈说这米很靓仔,但很贵。

 

妈妈买了一堆。但,只有我吃那粒是好的,其他都是烂的。我真好运!

这是薯类。每次我都分不清到底是番薯还是木薯?但,我知道不是马铃薯。哈哈。我应该不算笨吧!
妈妈看到这红辣椒流口水。不但超靓仔,而且超便宜。是超级那种。
一大堆红得让我傻眼的鱼。好像是假的玩具鱼。但,请相信我,是真的鱼。
除了红辣椒,还有着漂亮的青椒。妈妈说这叫灯笼椒。
这是咸鱼吧!我猜。
对我来讲,这是发霉的gamat。但,不要小看它,因为它超贵。
菜市是最有色彩的地方。
大家来看看五彩缤纷的Kota Kinabalu菜市。 
 
4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12/11/2011 in 我的照片, 我的游历

 

扬帆前夕

网络图片:扬帆起航

一早起身,自觉地知道今晚我就会和父母到北海和弟弟回合。妈妈问我几点出发。我算算时间决定傍晚七时开动引擎。

早上忙了一轮后,回到家看到了放工的妈妈。妈妈如常地忙进忙出地烧饭煮菜,还跟我说要炖一煲乌鸡汤给两个在北海工作的弟弟。我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妈妈每次都捉紧见弟弟的机会当儿好好地安慰他们的胃。

忙完了顿鸡汤,妈妈开始收拾行装。看到妈妈从橱里拿了一个最大的行李箱开始收拾,我马上喊道:“妈,我们好像是去四天三夜,不是去四十天三十夜叻。不用那么夸张吧?要个手提的行李袋就可以了。”

妈妈带点尴尬的表情把行李箱收起来换了个比较轻便的手提袋。

我看着妈妈收拾,像是搬家般,我没好气,倒头睡午觉去。

午觉起来,洗了个澡,我就去上班了。本想今天的班是很难熬的,因为心理作祟,一直烦心旅行的行程,但还得工作,那份心情像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奇迹般的今天的班还是过得很愉快的。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就火速地跑回家。因为我还未收拾行李。距离要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相信我还是有足够的时间的。

不懂在第几次旅行开始,我把收拾行李的工作拖到最后一分钟。到后来我就把临时抱佛脚变成了旅行的习惯。

回到家,看见妈妈做了一个美发。她已煮好晚餐,全部行装准备就绪,没有就绪的只剩我。

现在,轮到妈妈看我收拾行装。

我先是打开电脑上网,然后让电脑阁在一旁,然后再到橱里拿出我的战袋,把战袋放在客厅的中央,然后就开始收拾。收拾到一半,我把工作阁在一旁,跑去上网,然后再继续收拾。整个客厅都布满了我的东西。收拾收拾不久后,我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和一面上网。哈哈!妈妈从熬到变得不耐烦再变得怒火中烧。

妈妈:“你还不快点收拾,顾着上网看电视?”

我:“还有时间嘛。”

妈妈:“现在六点三了。”

我:“知道啦。”

我没理会我妈,依然故我。

十五分钟过后,正是六点半了。我已收拾得七七八八。

妈:“你还不快点吃饭。你要不要冲凉的?”

我:“可以啦。”

我还在一面上网一面开电视。

妈开始发挥她的指挥令。

妈:“老豆,你把车开过来,把这些那些搬上车。”

一向懵懂的老爸是妈妈最好的服从者。

六点八了。我开始冲凉,然后再吃晚饭。

我:“妈,那边还有一点剩饭,不如带去给弟弟炒饭。”

妈:“可是他没有锅。不过橱里有个玻璃的锅,要不要带去给他?”

我:“连锅都没有,这么可怜。反正我们驾车去,就一起带去给他们吧!”

妈:“这样就连锅铲也得带去了。”

我:“好吧,反正锅都带了,送佛送到西,锅铲也带吧!”

妈:“炒饭要油喔。等我装一点油给他。”

我心里开始后悔我先前的提议。

妈:“只有饭,怎么炒呢?带几粒鸡蛋给你的弟弟吧!”

我:“那要拿几粒?”

妈:“十五粒吧!”

我心想:妈,炒这么一碗饭需要十五粒蛋吗?

但,我不敢作声了。我没想过我的口不择言到最后不是只是饭、而是连同锅、锅铲、油和十五粒蛋一起送上车。啊,当然还有一煲炖乌鸡汤。

我看到车厢时,我在想:我们去四天三夜的旅行,为什么好像是在搬家般?

我就已这一股无可奈何的心情起航了。

 
2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11/11/2011 in 我的心情

 

迷信?

网络图片:信仰

今天一大早去帮妹妹办一些孩子的入学手续。忙了一轮后,才发现不过是用了那一丁点的时间。

在街上闲逛,最后我就想起要到庙里做一点事。这事不做就是好像憋在心里,很不舒服。

不懂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到庙里烧香拜佛的习惯。

以前较为年轻时的我,常常骂妈妈烧香拜佛是迷信。

每次看到妈妈烧什么金银衣纸和香烛,我都会搬一大堆的道理说:“烧这些是浪费,是制造空气污染,是迷信。”

妈妈不反驳,也不理我,她依旧如是。

孔子曰:“五十知天命。”

看来我的知命年龄提早了很多。

三不五时,心绪不宁,我就到庙里烧香拜佛。看到庙里有人在打小人,我又去打上一份。看到庙里有人解天罗地网,我也不懂是什么,我也去参一份。

我不懂什么是什么,我就是这样跟那些安娣一样,最后把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虚有其表的安娣。

后来的后来,我思考了很久。

我觉得我是没有想像中的迷信,反而很多时候我都在质疑烧着个有效吗?打小人有效吗?

当我质疑时(到现在还是),我仍可摆脱这份质疑到庙里烧香拜佛,还有样学样地去打小人,为什么呢?

我才发现,我已把烧香拜佛成了一种寄托。

我才发现,可能妈妈不是我所说迷信,而是她也如我那样,找一份寄托。

母女呀母女。我们就是母女。

“妈,最近我常觉得我是妳众多女儿里最像妳的。而且是越来越像。”

话说回来。

那份心灵上的寄托,我不懂如何解释。烧香拜佛后,心就是有一股宁静。

虽然那股宁静可能只是很短暂,但就是让我有股时不时要到庙里烧香的念头。

这一份心头的宁静,没有人能够填补。

以前工作时,三不五时我都得到外出差。每当看到当地的庙宇,不管是什么神佛,我就很自然地进去烧一些香。我也没有祈什么福,烧香后就走。

这样断断续续的到庙里烧香也有十年了。

可能这份寄托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

以前,我常是临时抱佛脚。生活太多的困惑才去庙里烧香。现在,常常都是别无居心,烧烧香就走了。以前,吃素都不曾在我脑海里出现。现在,不懂为何,我就是会自动自发,初一十五就吃一下素吧!

人生真的很奇妙。以前全部觉得不会发生的或不相信的,一一发生,一一去相信。以前认为该发生的,理所当然发生的,但原来都没有如期的发生。人生真是充满惊喜也充满失望。

我才发现我把信仰当成一种寄托来安抚自己的心来迎接充满惊喜和失望的人生。

(注:看到不少文章说藏族会以三拜九叩的方式到庙里膜拜。当寄托变成了习惯,而习惯扎根越深时,我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辛苦的事还是有人会做。那份寄托的威力是连我们也无法预计和想像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10/11/2011 in 我的心情

 

自在

网络图片:旅行

明天要启程了

先飞去Kota Kinabalu

我不断期待的 终于到了

可是我心里出奇的平静

没有一丝的高兴

没有一丝的感动

脑袋像瘫痪了

手脚还未得到批准

仍未开始收拾行装

连想想怎样铺排旅程

都还未提得起劲

弟弟不断催我

不断问我计划如何

去哪里?

看什么?

吃什么?

玩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

我只想

去到哪里 就玩到那里

看到什么 就吃什么

我不要赶场

我不想从早玩到晚   玩到累

我想自在

(注:我可以想像妈妈明天看到我一副慢条斯理的款,她一定很紧张,然后开始对我吼。在还未出发我一定脸黑黑地受骂。不过,老弟,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问我问题。我想说,旅行不一定要把时间排得满满的,也不一定要在每一个旅游景点报到的。)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9/11/2011 in 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