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无限期地在蜕变中(二) Indefinitely Ecdysis

03 十一月

网络图片:几米作品

2 November 2011  6.45pm

题:裙子与相亲

前几天有个朋友对我说:“催珊,怎么认识你这么久,没见过你穿裙子?”

我:“我的裙子都入土为安了。”

朋友:“穿裙子吧。女人穿裙子比较斯文又好看。”

我:“我这么粗鲁,穿裙子不好看的。好像猴子穿裙子那样,难看死了。”

朋友:“哪有。穿了就不粗鲁的啦。”

我:“我考虑考虑啦。”

回到家,我把我入土为安的裙子找出来挑了一挑。好吧,明天刚巧要跟另外一位朋友出外办事,就穿这件吧!

一大早到了朋友的家,朋友的爸爸一看见我,马上按捺不住的说:“阿珊,你要去相亲呀?”

晕。@@

写到这里,我深思了一会儿。或许,我是一个对自己很没信心的人。就连当一个最基本的女生,或许我都觉得不上道。是谁发明裙子的?

3 November 2011  2.50pm

题:晕

师父:你与佛有缘。

我:这样代表什么?

师父:去上契给观音娘娘,能解你生活中的障碍。你凡事亲力亲为,做事生活都会较为吃力。有阻隔,贵人到了门口也进不了来。你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你是‘担当’命。我看你开的牌,全部都是关于你的家人,你好像不是来为自己的,好像来问家人的。你得再洗过一次牌,要想着自己,要想着自己想知道的事。来,再来插牌九次。

我:喔。

插着,插着,想着自己,想着自己。

我:Opps,师父。我忘了我插了几次。Sorry, sorry。

晕。@@

3 November 2011  6.47pm

题: 可悲

在街上游荡,不知道要去哪里。这么早,朋友们都要上班啦,不上班的都在忙着家务事,哪来有闲情理我。无所事事其实是很烦的。

肚子空空的,好像很饿,但我却没有什么食欲。我这个人,最糟糕的事,最烦的事就是‘吃’。我常常都不知道自己要吃什么,想吃什么,该吃什么。

我常常想:我其实应该嫁个厨师,这样我就能省掉这个烦心的事。

今天,我却更烦了,因为我连自己要做什么,想做什么,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人生最可悲的是莫过于此。

3 November 2011 10:07pm

题:一半

一半的生命里头

一半的记忆有你

一半是好的

一半是坏的

不知道该如何丢掉一半坏的

如何留住一半好

我们的感情

一半清醒

一半醉了

清醒时一半快乐一半哭泣

醉了时一半陶醉一半痛苦

我就是看不惯一半的你

可是我爱死另一半的你

一半的我就是不要妥协一半的你

一半的你不愿为了一半的我牺牲

最后

我们因为一半的我们

搞扎了

(注:有感而发。别想太多。)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03/11/2011 in 我的心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