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我的缺乏

25 十月

网络照片:怀孕的妈妈

昨天看了一半《生命探索系列工作坊—-从生命发展的历程来看儿童的发展与疗愈》的演说。

演说者是简湘庭。她的见解是:“一个人的性格很大部分在妈妈怀孕前那种状态及孩子在胚胎时期就已经决定了孩子的性格。”

看了不过是一半,就让我深思很久。

我妈是未婚先孕的。先上车,后补票在我妈的年代可算是大件事。

知道怀孕了,婆婆说我妈哭得半死,怕我爸溜了。

我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那个年代的女人,肯定会胡思乱想。

很可能我妈想过:把孩子打掉。

很可能妈妈想过:如果那死佬溜掉或不认账,我就跟孩子自杀好了。

我相信妈妈以泪洗脸无数次。

我妈从来没跟我提过此事,是婆婆有一次说漏嘴了。

最后,妈妈挺着肚子嫁了给爸爸。婆婆说妈妈其实也遭受到很多人的白眼,祖母也不怎么喜欢妈妈。

我不懂会不会继承了妈妈怀孕我时的那种‘缺乏’的情绪。

小时,当我在小学时,我就有一种想法:车,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的出现不出现是不会造成大家的困扰的。

这个想法到现在都还是我‘不合群’的借口。那种自我认为的不被注重与不认同会不时出现在我脑海里。可能潜意识里有了这种思维,因此我会找到很多借口来‘不合群’。

我的朋友听过我这个‘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说法后,她们都觉得奇怪。

曾经有过一个朋友对我说:“催珊,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曾经回答:“这个想法错在哪里?这个是事实。没有人失去了谁会死的。”

朋友也哑口无言。

我就是常把自己放在一个框框里,不让人进来,不让自己出去,即便是要好的朋友,即便是大哥哥,即便是我的妹妹,我也觉得我有我的那道墙。

加上我在感情失败后,我觉得我的墙建的更加牢固。看了这演说后,我更加明白自己原来常常在‘缺乏’与‘不被认同’的情绪里。

曾经也有一个朋友告诉过我:“你的人比较悲观。任何事情一发生,你就会先想到不好的。你往往不是先往好处想。”

我不敢狡辩,我也马上回答:“是的,我也觉得我比较悲观。人都要做最坏的打算。”

我还未把这场演讲看完。演讲题目最后两个字是‘疗愈’。

我希望我能从中找到方法来治愈自己。不过,如果没找着,我也不会怨天尤人,毕竟这个演说者的说法也不尽然是对的。

或许,这正是上天要我们学习和体会的,要我们在缺乏里学习,再找到生命里的真善美。

Advertisements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5/10/2011 in 我的心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